鱼于海里

Y2雨季

-手痒 忍不住就动手写了
-单向暗恋 ooc
-随机坑
-点进来的都是小天使!

“啊又下雨了……你还好吗?”
樱井发觉窗外渐渐响亮的雨声,有些担心刚刚从他家回去的二宫。
“没事,刚有小雨点的时候就跑去711躲雨了。”line上面跳动的气泡框。
“有点无聊,游戏机又落你家了。”
“你居然会把本体落下,不可思议。”
“那翔酱把我本体送过来啊。”
“明天送到你家成不成。”
“二宫本体等待回归。”
樱井停下按手机的手,隔着窗户看雨。
这场雨来得毫无征兆,又来得轰轰烈烈。感情也像这雨一样来得迅猛而难以自持。
他喜欢二宫和也,喜欢他的好朋友,喜欢这个直到不能再直的人。
或者说他觉得二宫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什么人 。
三四个小时前二宫说他父母又吵架了,想去他家待着,他巴不得立刻骑着小破车把他载过来。
两个人呆在他凌乱的屋子里,二宫一边玩游戏一边和他侃他最近又写了什么故事拍了什么照片等等这些琐碎的话题,樱井一边写着他的升学资料一边又被他逗得手抖。
他们终要走上不同的路,却又永远能聊在一起。
——————————
  国二那年他们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成为同桌。
  樱井翔对这个比自己高天天跑火车的同桌很感兴趣,虽然他天天想着怎么捉弄人顺便拉他下水,但放下戏谑外衣的清醒与洒脱,总是让他不知不觉就被吸引到二宫身边。
然后成为樱井分不开的一部分。
朋友啊……樱井十分惆怅。
他不是没有过女朋友,高中搬到东京上学后也有女孩子和他告白,他也顺理成章地和女孩子拉手亲吻几个月,但最后总是被甩。
理由都是樱井越来越不上心了。
樱井也认可这个观点。
他一星期和女朋友传简讯的数量,还比不上他一天里和二宫唠嗑的数量。
女孩子就是麻烦啊……樱井叹息。
他发现自己对二宫和也有感觉是在几年前的暑假,他刚回老家就兴冲冲跑到二宫家楼下,喊着二宫的名字催促他赶紧出去玩。
窗户唰得打开,二宫万年不变的小尖嗓喊到:“吵死了溜肩!”然后唰得又把窗户关上,一分钟后楼下的门出现一个猫着背的清瘦少年。
“……你这半年怎么高了这么多?”
“是你没高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还是像从前一样笑得爽朗,语罢拉着二宫的手就跑,路线无比明确。
俩人跑到江坝的草地斜坡躺着。
“你一回来就带我来晒太阳樱井翔你是何居心。”
“晒晒太阳有利于长高。”
“我又不是你养的草。”二宫小声吐槽了几句,就闭上眼睛晒夕阳。
“翔酱,东京的高中有趣吗。”
“嗯……挺有趣的,就是没你上课搞小动作来干扰我让我很不习惯。”
“我就当你在夸我了”二宫fufu地轻笑出声,变声期过了好几年,二宫的声音越发圆润清脆,说话时就像雨铃一样敲打在樱井心上。
“那你呢,最近小说写得怎么样?”
“挺好的,投了几家出版社也都收到回信了,不过似乎还不是时候……最近在学吉他和魔术,下个假期回来就能给翔酱表演了。”
“你还是那么‘游刃有余’啊”
“比不上你这种天天日程满满还乐在其中的人”
两人都不再开口享受沉默,闭着眼感受太阳的温度,久到樱井将要睡着,二宫突然开口打断了睡意。
“翔酱将来想结婚吗。”
“可能会……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可不想结婚哦,单是看家里不是冷战就是热战的我就很累了。”
“为什么要女朋友啦,有翔酱这个朋友不就行了。”
最后一句话让樱井转过头,刚好和侧头的二宫对上眼,极浅的棕瞳混上太阳光线,眼的主人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樱井顿时觉得内心的跑出一只小鹿,哐哐乱撞。
“注孤生吧你。”樱井伸出手摧残二宫的头发,末了抓去他的手捏了捏。
“nino一定会找到理解你并且爱你的人,所以不用这么悲观。”
“你当文学少年不定时的伤风悲秋就行。”语罢把头转过去,任由樱井捏他的手。
那天的小鹿没有撞死,还在长大。
tbc.

评论

热度(19)